人生三题

作者:彦 火

2018/08/16 20:00:06

       青年纪德在日记里写下他年轻时的心态:“在我的生活中,没有一件事是持续不断的,没有一件事是固定不变的,我有时相似,有时相异,交错无已……”

  纪德(1869—1951)一生写了六十年的日记,以上的话是写于年轻时代的。

  谁没有年轻过?年轻是一个幻想和梦想的年龄,也是一个多变的年龄。今天有满脑子的宏图大计,明天可能是一脑子的空白;今天的兴趣和嗜好,可能在明天遭厌恶和唾弃……

  这个年纪是一个变化的年纪,有时是缓变,有时是剧变,甚至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。因此,这也是一个矛盾的年纪。

  纪德说:“只有在变动中,我才能寻得自我的均衡。”

  这句话有点哲理的味道。变是流动的,在流动中,才可以凸显生命的真谛,正如一道清水,流动才见明澈;不流动,便是一泓死水,死水是暗淡的。

  青年是尝试的、求变的、奋斗的年龄。

  中年如果人生是一道流水,那中年就是瀑布和激流汇集的地方,呈现跌宕起伏后的和缓。因此,人生和事业的转折点往往是从这里开始,这往往是剧变后的转折。

  人到中年,也是人生长河中的中流,不急也不缓,没有翻江倒海的怒潮,也激不起狂飙式的旋涡。

  莎翁说:“你既非鹤发,也不是童颜,只不过一个饱餐后的酣梦——梦想着人生的两边。”

  急风暴雨式的少年和青年已过去了,壮年和老年还在前头,不远也不近。绚烂归于平淡,中年是在绚烂的尾声和平淡中开始的,这也是事业的开始。

  如果说青年是事业的建基阶段,中年则是事业走向稳定和发展的阶段。稳定,因而世故。过去天不怕、地不怕的精神和棱角,被现实生活逐渐磨得圆滑光亮,因而,开始体味到世态炎凉。当事业失意、命途多舛、一股酸水往上涌时,就会想到郁达夫的两句诗:“生死中年两不堪,生非容易死非甘。”

  老年老年是从白发开始的。我想,白发是人生理上的一次质变。人到青年、中年,生理上也有变化,但没有到老年变化得大。

  流水经过高处而下,喷雪迸珠之后,到中游,河床变得宽敞而开阔,水流速度也平缓了,再到下游,已缓慢得有沙泥的堆积。老年是流水中的下游,新陈代谢明显地迟缓了,遗下的是衰老的迹象,白发是其表征。

  李白描写白发的诗写道:“白发三千丈,缘愁似个长。不知明镜里,何处得秋霜?”

  将白发喻作人生的愁思,这是从生理的变化而言。有时白发也不一定是衰老的迹象。从心态来说,有人老心不老的说法。人老,心态是青春的,有活力的,这不是真正的老;人不老,心态是老的,暮气沉沉的,泛不起一点涟漪,这才是真正的衰老。

  正如一位西方心理学家所说:“不要管年纪,老不老,看你的心境。”

写下你的评论

Lan***g

2018-08-28 08:10

年轻是一种心态 9

背影***影

2018-08-26 19:04

青春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途。 9